七七八一厂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830|回复: 0

洗被里

[复制链接]

4

主题

25

帖子

74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74
发表于 2016-12-28 16:10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洗被里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——龙湖记忆二
赵鹭江
1970年元旦,是我们进厂的第一个元旦,头天晚上我和林丽华约好了去洗11月1日进厂后就没洗过的被里。天蒙蒙亮我俩就起床拆被子,丽华的被子很好拆,因为她妈妈怕她不会缝,所以在缝好的被子外面套了一个露出半个被面的被套当被里,一拨拉就完事。我的就麻烦了,因为妈妈怕我拉断缝线而缝得又密又牢,丽华帮着我,在垫了薄薄的稻草的地铺上两人又扯又拽地才把被里剥下来。
就着初升的太阳,我俩抱着搪瓷盆来到“温泉”边。这地方当地人称为“湖”,“温泉”是大家体验后给改的名。它其实就是望不到尽头的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水泊,一眼看去有的相连有的独立,烟波浩渺波光粼粼是没有的,山水交接之处尚存些许淡淡的雾霭慢慢地散去,水面上偶尔弹出几朵轻轻的涟漪缓缓地漾开。水并不热,但在闽北山区寒冷的冬日里确实不会凉的扎手,是河是湖是溪?至今我也不知。脱下刚才在路上为了爆随处可见的薄冰玩而湿透的布鞋,捧着被里踩着卵石摸入水中,脚趾头上有几个发痒的冻疮和泉水沙粒卵石亲密接触,挺舒服。我俩各自找了一块大石坐下,人生第一次洗被里就此开工。
我们把被里摊在水中,蒙在块大点的石上,手指上溃破的冻疮入水时又疼又痒。前些日子为了给即将进厂的机器盖大棚,全体女孩子到山上割茅草铺棚顶,茅草的叶子很有韧性,边缘是很锋利的锯齿,几镰刀下去,手心手背手腕上都扎进很多小刺,布满了很多划痕,我手上长了冻疮的地方便溃破了。但这些并不妨碍我们打上肥皂后大力揉搓,再赶开浮在水面的肥皂泡,站起身来,抻开整床被里大幅度地摆动漂洗。我多次问丽华:“这样洗干净了吗?”回答:“不知道啊,再洗一次吧”,丽华也数度问我相同的问题,得到的答案当然也相同,就这样周而复始。随着把被里抛开,肥皂泡泡流向远处,我们大声唱起“蓝蓝的天上白云飘……”,接着从“北京的金山上”到“远飞的大雁”,从“打靶归来”到“让我们荡起双桨”。丽华的嗓子靓丽,唱的很委婉也很准,但总是架不住我跑调的大嗓门,尽管好脾气的丽华时不时停下纠正,我仍然随心所欲地唱,唱着唱着就把她带到沟里,然后在哈哈大笑中开始新的一首。不知什么时候远处有了些农人,似乎在对我们指指点点,是褒贬我们傍若无人的高歌还是笑话我们浣洗的笨拙?那时的我还没学会顾及别人的感受,照样想怎么洗就怎么洗,想怎么唱就怎么唱。
新的肥皂终于变成小肥皂头,没有手表,也不会看日头,但生物钟提醒了我们——肚子咕咕叫了,饭点是万万不能错过的。我和丽华拧干不知道洗干净没有的被里,学朝鲜人顶上搪瓷盆,把被水浸得发白的脚套进未干的布鞋,边走边交替地隔着鞋蹭蹭脚趾头上发痒的冻疮,走着走着,又开心地大声唱起歌来。
后来,我常常想起那个冬日,想起来便在心里偷着乐。
哦,真的很怀念那想怎么唱就怎么唱,真正的不识愁滋味的日子……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6年4月26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七七八一厂  

GMT+8, 2019-7-20 05:43 , Processed in 0.078125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